栏目导航

网络综合布线

中国创新公司100 抢华为饭碗股东欲套现商汤科技

更新时间:2021-09-04

  皮卡丘和可可的冒险免费下载,原标题:中国创新公司100 抢华为饭碗,股东欲套现,商汤科技如何撑起百亿美元估值?

  编者按:在二十一世纪新十年开启之际,搜狐科技正式推出《中国创新公司100》系列榜单及报道,围绕5G、AI,以及芯片、制造、零售、出行、社交、企业服务等领域内的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,对优质创新公司及相关行业进行深度价值挖掘。

  目前,处于第三波浪潮的AI正在迎来加速发展,AI技术不断突破,进入应用规模爆发的临界点。2020年,AI还跻身“新基建”七大领域,成为各行各业数字化、智能化升级的重要基础设施,大量布局AI的科技巨头和创业公司逐渐开始涌上潮头。

  在AI掀起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中,谁能脱颖而出?近日,搜狐科技《中国创新公司100》正式发布计算机视觉榜单,评选出国内20家代表企业。本文为公司系列报道,关注以“S级”领航榜首的商汤科技,对其业务进展、经营情况等进行了深度分析。未来的一段时间内,我们还将围绕机器人、AI芯片等细分领域进行系列策划报道,并举办主题沙龙活动,敬请期待。

  “AI第一股”的争夺尘埃落定,花落云从科技,这让频传上市消息、却无实质动作的商汤科技承受着不小压力。

  最新报道称,商汤计划在未来几周提交香港IPO申请,或聘请汇丰为其安排至少20亿美元的香港IPO。对此,商汤方面依旧保持了一贯的对外口径:市场传闻,不予置评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自2014年成立以来,商汤已获得接近400亿元融资,并成长为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独角兽企业,最新公开估值已达120亿美元,在短短的三年内实现三倍增长。

  业内看来,在人工智能行业普遍亏损之下,商汤难以消化巨大的估值泡沫。为此,商汤也不断扩张业务,并在近日将数十个行业整合成四大版图,并高调进军汽车智能化领域,开始抢华为、百度饭碗。

  但滞后的上市进展已使得一些股东失去了耐心,有机构开始折价出售,意图提前套现“跑路”。是独角兽,还是“毒角兽”,百亿美元估值的商汤还需作出证明。

  商汤科技和旷视科技、云从科技、依图科技一样,都是从人脸识别起家。在官方描述中,商汤科技称自己为人工智能平台型公司,通过自建深度学习平台和超算中心赋能各行各业。

  “我们是中国拥有原创技术的人工智能平台公司,不是一家人脸识别公司。”商汤科技创始人徐立曾多次强调。不想做一家单纯的技术或算法公司,商汤暴露出更大的野心,而在具体的落地路径上,商汤的步伐也迈得更大。

  搜狐科技注意到,近日商汤科技将自身业务进行了重组,形成企业服务智能化、城市管理智能化、个人生活智能化、汽车出行智能化等四大业务框架,覆盖十多个行业领域。

  具体来看,企业服务智能化包括智慧园区、智慧地产、身份认证、AI研发平台等方向;城市管理智能化包括智慧城市、智慧遥感、智慧媒体等领域;个人生活智能化则包括智能手机、混合现实、智能家居、智能诊疗、教育等;汽车出行智能化则覆盖智能驾驶、智能车舱、路云感知等领域。

  这些行业可以说都是人工智能比较主流的应用领域,其中智能城市、身份认证等发展则相对成熟,也是商汤最早布局的领域。一位关注商汤发展的业内人士表示,近些年来,商汤科技一直在进行业务边界的探索扩张,摊子铺得越来越大,显示了商汤技术落地的焦虑,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人工智能商业化的艰难。

  “与其死磕某几个行业,不如全盘出击,可以看看哪个行业可以跑通。”该人士表示,但这种打法需要更强大的实力来支撑,对资金的要求也会更大,如何去定位不同的业务对企业管理也是很大挑战。

  汽车出行智能化就是商汤业务边界扩张的又一例证。在今年7月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,商汤科技动作频频,其中最为引发外界关注的无疑是高调官宣进军汽车智能化领域——首发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独立新品牌SenseAuto绝影,包括面向汽车厂商及一级供应商、覆盖L2+级至L4级的智能驾驶解决方案,以及智能车舱解决方案和路云感知平台。

  “绝影”是三国时期曹操的千里马。在汽车智能化风口之下,低调布局五年多的商汤科技以此命名,显然有着加快追赶的意图。但这也意味着,商汤要加入和众多巨头的竞争当中,华为、阿里、腾讯、百度、大疆等都是直接的竞争对手。

  和多次强调不造车的华为一样,商汤同样定位于自动驾驶解决方案供应商,并覆盖单车智能和车路协同两大方向,不仅要打造“聪明的车”,还要让其驶上“智慧的路”,这和华为、百度的打法颇有些类似。目前,商汤已与超过30家国内外企业合作,定点量产项目覆盖车辆(生命周期内)总数超过2000万辆。

  面对未来十年一场的新的智能化革命,不少传统车企可能都想亲自下场尝试,上汽董事长陈虹此前就称,“要把灵魂掌握在自己手中”。这无疑给商汤这样的方案提供商增添不少挑战,其能否在这个万亿级的自动驾驶市场分得一杯羹还有待观察。

  凭借着在诸多领域的布局,商汤科技成为计算机视觉领域的龙头企业。在今年7月29日搜狐科技推出的《中国创新公司100》计算机视觉榜单中,商汤科技以“S级”领航榜首。

  IDC在今年6月公布的人工智能报告显示,在去年我国计算机视觉应用市场规模中,商汤占据最大份额(略估近20%),这也是商汤一直都能位于“AI四小龙”之首的重要原因。

  业绩方面,结合商汤高管和市场公开数据显示,该公司2019年实现收入50.6亿元,同比增长147%,毛利润21.6亿元,毛利率43%,和旷视、云从相差不大,但远低于依图;2017年与2018年净利率分别为2%和3%,净利润分别为1100万和5900万。按此粗略估算,商汤科技2017年和2018年的营收分别约为5.5亿元、17.67亿元,2017年-2019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00%。

  从业务来看,智慧商业(即企业服务)和智慧城市是商汤在2019年的两大核心业务,分别实现收入约26.81亿元、16.64亿元,合计占比近86%。但这两块竞争非常激烈,不仅面临旷视、云从、依图等同行竞争,海康威视、华大股份等也是直接对手。

  在盈利能力方面,商汤曾表示,2017年已实现全面盈利,业务营收连续三年保持400%同比增长。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曾在2018年的一场演讲中表示:“学术的东西,如果不能落地也没有什么用,好在我们不是烧钱的公司,是能赚钱的公司,可以自负盈亏。”

  不过,据《财经》报道称,2019年商汤科技并未盈利,从而影响了新一轮融资。对于去年业绩情况,彭博援引知情人士称,预计2020年商汤营收将增长80%至90亿元,毛利润可能将翻倍。

  可见,在过去的几年里,商汤营收保持着高速增长,但外界猜测,在最近两年持续投入和业务扩张情况下,商汤或难继续保持盈利状态。有分析指出,即便是商汤科技此前已经实现盈利,但净利润并不等于净现金流入。

  从业务模式来看,商汤主要业务是为政府、央企及其它大型企业提供定制化服务,难以规模化扩张,这会导致成本较高,且这类客户往往会导致供应商存在销售回款久、应收账款高企等问题,或使得商汤现金流面临较大压力。

  从目前发起上市的AI企业来看,普遍亏损是行业现状。据统计,旷视近四年累计亏损接近130亿,已经申请注册的云从近三年半累计亏损近30亿,终止上市的依图则累计亏损超72亿,不久前赴港上市的第四范式在近三年半也累计亏损约30亿元。

  但不可置否,商汤是“AI四小龙”中吸金最多的一家,在业内有着“融资机器”的称号。据IT桔子数据,商汤自成立以来完成10轮融资,囊括了软银、阿里、IDG、淡马锡等知名机构,总融资额高达近389亿元。在被爆出去年底完成Pre-IPO融资后,商汤估值达到120亿美元,站稳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独角兽企业。

  不过,伴随着商汤推进融资,对于其高估值的质疑声音也不断。商汤在2018年完成获得软银10亿美元投资后,融资节奏明显放缓,在大概两年多的时间里也未公开融资消息。有不少观点认为,商汤前期融资过快,导致估值较高,让不少投资人望而却步。

  这也导致商汤最新一轮融资进展比较艰难。据报道,商汤去年底的的Pre-IPO融资投资者主要为中资机构,包括国资背景险资、产业资本和地方政府平台等。市场分析认为,商汤此前投资方多为外资和财务机构,此次选择有着更多加速商业化落地的考虑。

  一位要求匿名的CVC投资人对搜狐科技表示,此前一直在关注商汤,但始终没有参与融资,“投进去不划算,尤其是在C轮融资后,估值增长太快”。据了解,在2018年4月完成阿里领投的6亿美元C轮融资后,商汤估值达30亿美元,随后在连续获得两轮融资后估值翻倍,三年时间估值更是增长达三倍。

  该人士认为,包括商汤等在内的四小龙都存在巨大泡沫,有泡沫是正常的,但目前这些企业还无法实现自我造血,经营能力存疑,落地场景也要继续深耕,仍需资本去做技术投入、市场拓展等,一级市场已经不太愿意有资本接盘,而上市很有可能就是泡沫破灭的开始。

  经过了数年疯狂的融资竞赛,上市已经成了AI独角兽的必选项。随着云从科技近日过会并申请注册,AI第一股的争夺落下帷幕。而在这场争夺中,旷视、依图都曾是有力的竞争者。

  旷视早在2019年8月便提交了港股招股书,但最终折戟,并在今年3月转投科创板,目前仍在问询阶段。依图和云从早在去年11月和12月获得科创板受理,其中依图在两次中止后最终在6月底终止上市,和被质疑数据造假的云知声落得相同命运。

  有着“AI国家队”背景的云从在历经多轮问询后,最终成为上市竞赛中的黑马。“云从的一小步,人工智能的一大步。”有AI从业者表示。但也有观点认为,云从上市是一大步,但人工智能依然在原地踏步,且对另外三家压力不小,尤其是对“AI四小龙”的老大商汤来说。

  尽管商汤科技上市消息在最近两年不时传出,但其始终没有实质性动作。早在2017年,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曾向媒体表示,公司正考虑在美国、中国香港或内地上市,但此后并无下文。

  去年3月,有外媒报道称,商汤科技已经推迟在香港IPO至多融资7.5亿美元的计划,转而寻求在私募市场融资5亿美元至10亿美元。随后,商汤科技回应称,“被”IPO,还“被”推迟了 ,并表示商汤并不曾有上市具体时间表,这也是商汤鲜有的公开回应上市传闻。

  在被爆出去年底完成新一轮融资后,商汤又传出一波上市消息。今年7月的报道称,商汤已确定A+H上市,保荐人为中金公司,最快将于8月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。上周,彭博又报道称,商汤或聘请汇丰为其安排至少20亿美元的香港IPO,计划在未来几周提交申请。

  业内人士分析,由于香港上市相较内地会更加容易,周期也更短,商汤极有可能会先在港股上市,然后再推进科创板的挂牌。对于这些真真假假的上市消息,商汤保持一贯回应:市场传闻,不予置评。

  但部分投资人已经坐不住了,开始折价转让,意图提前套现“跑路”。《财经》在去年11月的报道称,商汤估值缩水情况已经出现,一些老股东开始私下交易商汤股份,给出的估值是90亿美元,但很难卖出去。

  搜狐科技也注意到,今年以来,市场上确实出现了一些机构股东出售商汤股份的交易信息,交易额度为1000万美元,交易价格按低于目前市场估值计算。

 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工智能企业先后冲刺上市,商汤上市的急迫性愈加彰显。这家估值上百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,成色到底如何,或即将迎来市场的检验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www.bg2g1.com.cn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